城市站点
>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60场公益活动时间及地点\深圳海涵艺术空间开幕展时间及地点
详细内容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60场公益活动时间及地点\深圳海涵艺术空间开幕展时间及地点

时间:2020-10-26     人气:22     来源:     作者:
概述: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60场公益活动  一、《戏曲早茶》演出一览表  1、《一样心情别样娇—跟着名家学程派(上)》  【时间】8月15日(周六)10:45  【地点】深圳戏院曲苑(二号厅)  【特邀嘉宾】福建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孙劲梅 ......

  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60场公益活动

  一、《戏曲早茶》演出一览表

  1、《一样心情别样娇—跟着名家学程派(上)》

  【时间】8月15日(周六)10:45

  【地点】深圳戏院曲苑(二号厅)

  【特邀嘉宾】福建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孙劲梅

  2、《一样心情别样娇—跟着名家学程派(下)》

  【时间】8月16日(周日)10:45

  【地点】深圳戏院曲苑(二号厅)

  【特邀嘉宾】福建京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孙劲梅

  3、《原来姹紫嫣红开遍—跟着名家学昆曲(上)》

  【时间】8月22日(周六)10:45

  【地点】深圳戏院曲苑(二号厅)

  【特邀嘉宾】北方昆曲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周好璐

  4、《原来姹紫嫣红开遍—跟着名家学昆曲(下)》

  【时间】8月23日(周日)10:45

  【地点】深圳戏院曲苑(二号厅)

  【特邀嘉宾】北方昆曲剧院国家一级演员周好璐

  二、深圳戏院民乐团系列演出一览表

  1、庆祝深圳特区建立40周年深圳戏院民族乐团民乐音乐会

  【时间】8月21日(周五)20:0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2、《民乐室内音乐会》

  【时间】8月22日(周六)待定

  【地点】国贸大厦

  3、《七夕情韵—深圳戏院民族乐团民乐音乐会》

  【时间】8月25日(周二)20:0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4、献礼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深圳戏院民族乐团室内音乐会

  【时间】8月26日(周三) 待定

  【地点】罗湖区地王大厦负一楼

  三、《少儿演出季》演出一览表

  1、多媒体童话音乐剧

  《海底总动员》

  【时间】8月15日(周六)

  9:20 / 11:20 / 13:30 / 15:3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2、《儿童音乐皮影戏专场》

  【时间】8月25日(周二)

  9:20 / 11:2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4、大型科学环保儿童舞台剧

  《森巴幸福岛之狮王海岛历险记》

  【时间】8月29日(周六)

  9:20 / 11:20 / 13:30 / 15:3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四、《粤剧在周末》演出一览表

  1、《梦断香销四十年》

  【时间】8月27日(周四)19:3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2、《卜美玲折子戏专场》

  【时间】8月28日(周五)14:0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五、《深圳市艺术关爱》

  演出一览表

  1、歌唱新时代—深圳市中老年歌手大赛

  获奖歌手音乐会

  【时间】8月22日(周六)15:0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2、京剧《白蛇传》

  【时间】8月30日(周日)15:00

  【地点】深圳戏院剧场(一号厅)

  六、《深圳特区40年•影约戏院》

  系列活动一览表

  1、“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

  优秀影片展播30场

  【时间】8月周一至周五

  【地点】深圳戏院三号厅

  2、“庆祝深圳经济特区建立40周年”

  优秀影片展播红色交流沙龙

  【时间】8月26日(周三)

  【地点】深圳戏院曲苑(二号厅)

  七、《深圳市戏曲进校园》

  演出一览表

  1、《昆曲与粤剧专场》

  【时间】8月3/4日(周一/二)

  【地点】龙岗区文化馆

  2、《豫剧专场》

  【时间】8月10/11日(周一/二)

  【地点】桃源文化中心影戏院

  八、《戏曲进社区》

  演出一览表

  1、《粤剧专场》

  【时间】8月7日(周五)

  【地点】沙头角街道文化站

  2、《京剧专场》

  【时间】8月8日(周六)

  【地点】下沙博物馆


  观今:海涵艺术空间开幕展

  时间:6月28日至8月22日

  地点:深业上城LOFT小镇LC526 海涵艺术空间

  门票:免费

  展览介绍:

  以十二位参展艺术家的作品为母本,试图讨论艺术与现实在流动中的“互塑”关系。作为展览的“观今”,同时也是一个新的叙事现场,将十二位艺术家的作品进行并置,以期它们能互相渗透,呈现出多种对话的可能性,导向新一轮的观看。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根据国务院部署,中国将自2011年7月1日起启动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数千万城镇非从业人员首次被纳入社会养老保险体系内,到2012年基本实现覆盖全国。同时,按照温家宝总理的最新表示,原计划2020年实现全国覆盖的新农保,推进速度也将大大加快。

      一直以来,中国养老保险制度饱受诟病就是“碎片化”。中国最主要的养老保险制度是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到2009年末已覆盖2.36亿人;2009年,中国启动了新型农村居民养老保险试点,并逐年扩大试点范围,到2010年底已有1.43亿人参保;至于公务员和事业单位人员,则享有财政保障的退休金制度。在这几大制度之外,城镇的无业人员并无任何养老的社会保障。按照刚刚公布的人口普查报告,未享受职工养老保险待遇的城乡60周岁以上居民约1.4亿人,其中农村约1.2亿人,城镇约2000万人,这也就意味着我国大约2000万城镇老人将享受这一制度福利。

      根据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我国目前65岁以上人口约1.19亿人,占总人口的8.87%,已进入老龄化社会。这种未富先老的局面,为我国的养老保障体系带来了严峻的考验,也加速了中央对养老保险制度的建设。尽管与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相比,居民养老金55元的标准待遇偏低;尽管向无就业群体的普遍补贴有“养懒人”之嫌;尽管其制度运行效率、资金风险还存在一些争议,但是,随着新农保与城镇居民社会养老保险试点工作的开展,意味着中国的养老保险已经在制度上实现了“全覆盖”,这无疑是中国社会保险制度建设的飞跃。

      当然,从温家宝总理提出的“在本届政府任期内基本实现养老保险全覆盖”可以看出,养老保障体制改革正在飞速前进,但其中仍然存在许多问题。

      例如,尽管养老保险在制度上实现了全覆盖,但并没有解决在统一的社保法下存在公务员、事业单位、企业、农村四个隔绝的养老待遇阶层的“一国四制”的养老困境,尤其是公务员的社会养老保险依然没有启动,而要实现社会公平,这一步不可或缺。毕竟,不同的职业在养老标准上存在着巨大的差距,同样为社会劳碌一辈子,但在老来之时却不能享受同样的福利,作为一项二次分配的公共政策,反而加剧了社会财富的分配不公,这种设计算得上失败。而从更深层次看,这种养老待遇的差距,已经成为影响社会就业平衡、制约人才合理流动的绊脚石。

      地贫应纳入少儿医保大病门诊

      一些市民反映地贫治疗费用太高家庭无力负担,市社保局有关人员表示正在调研

      相关链接

      什么是“地贫”

      地中海贫血是一种溶血性贫血,其病因是珠蛋白基因的缺陷使血红蛋白中的珠蛋白肽链有一种或几种合成减少或不能合成。导致血红蛋白的组成成分改变,本疾病的临床症状轻重不一,大多表现为慢性进行性溶血性贫血。本病以地中海沿岸国家和东南亚各国多见,我国长江以南各省均有报道,以广东、广西、海南、四川、重庆等省区发病率较高,在北方较为少见。

      一个家族支撑一个患儿家庭

      目前居住在宝安区的练女士家里有两个地贫患儿,说起这10多年来的艰辛和痛苦,她感慨一言难尽。她告诉记者,多年来,是一个家族在支撑着她的家庭,当然,还有社会上的爱心人士的热心帮助。她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是因为她“坚信能够治好小孩的病”。

      练女士告诉记者,她的两个地贫患儿今年大的15岁,小的11岁。在他们较小的时候,两个人的治疗费加起来一个月要一万余元。目前,两个都办少儿医保了,每月的输血费用已经可以报销,但每月的排铁费用,除了住院输血时,顺带开的排铁药可以报销外,其余大部分得自费。按两个小孩一天用排铁药400元计算,目前两个小孩一个月还需要花费排铁药费1万余元。

      练女士说,为了给两个小孩治病,多年来,她和丈夫几乎是没日没夜地拼命工作。“每当赚到一点钱时,都会用到小孩的输血和排铁上面,大人的生活用品如衣服等,连奢望都不敢奢望,更别提到饭馆去吃饭了。”练女士说,在最初的日子里,家里可以说是三餐青菜过日子。

      在此期间,她娘家和丈夫家也倾力支持他们给小孩治病,可以说,她的这个患儿家庭是整个家族支撑起来的。此外,近年来有关单位提供的“燃料卡”以及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也给了她极大的支持。

      “没有地贫患儿的家庭,很难想象地贫患儿家庭所承受的巨大压力和痛苦。”练女士感慨地说。

      练女士说,像她这样的患儿家庭还算好的,从她们地贫家庭聚会了解的情况看,有些家庭仅靠一点微薄的工资维持生活,都不能正常给小孩输血和排铁,致使患儿的状况一天天恶化,已经有几个患儿由于铁沉积太多,导致心脏衰竭而走了,目前还有几名患儿也处于危险边缘。

      我市目前地贫患儿约140人

      据市红十字会下属的义工组织“地中海贫血服务队”的李平女士介绍,治疗地贫共包括两部分费用:输血的费用和排铁的费用。其中输血一般每月两次,而排铁则每天需要进行。因此治疗费用中,排铁费占大头。

      据介绍,一般10岁以下的患儿每月共需要治疗费用约6000元;十五六岁的则每月需要约7000元;成年人定型了的,每月的治疗费用约1万元。也就是说,地贫的治疗费用,是随着患儿年纪的增长而提高的。

      李平告诉记者,目前在“地中海贫血服务队”注册的地贫患儿有120多人,其中具有深圳户籍的40多人。在这些人中,有50多人没有办少儿医保。另外不在服务队注册的地贫患儿还有10多人。因此深圳市目前地贫患儿约有140人。

      据介绍,按照2007年9月1日实施的《深圳市少年儿童住院及大病门诊医疗保险实行办法》规定,由于地贫没有被纳入大病门诊,因此只有在住院治疗时才能报销。因此对于办了少儿医保的地贫患儿来说,其每月两次的输血是可以报销的,住院时所开的排铁药也是可以报销的。但排铁治疗需要每天进行,且每次需要治疗10至12个小时,再加上床位紧张和家长需要工作等原因,患儿天天去医院住院排铁是不现实的。而去输血时顺带所开的排铁药,一般两次加起来也就开一个星期的,多了医生不给开。这样下来,每个月有3个星期的排铁费用需要患儿家庭自费,这加剧了患儿家庭的经济负担。

      鉴于此,地贫患儿家庭呼吁,尽快把地贫纳入少儿医保大病门诊,这样不仅减轻了患儿家庭的负担,从某种意义来说,由于每天排铁得到保障,也能延长患儿的生命时间。

      市民怀疑未纳入原因是门诊费用高,有关部门否认

      就地贫没有纳入少儿医保大病门诊的问题,一些网友提出质疑,他们推测可能是因为地贫治疗门诊费用太高,所以深圳暂缓把该病种纳入大病门诊。据一些网友披露,在政府最初调研、确定门诊大病病种时,曾提出是否将地贫纳入门诊大病,但一些专家认为其费用较高,建议暂缓纳入。在少儿医保办法试行一段时间后,少儿医保基金有节余的时候,再研究是否将其纳入门诊大病的病种。

      就此,记者大致算了一笔账:一个地贫患儿一个月的排铁费用平均约4500元左右,而每个患儿每月可以通过住院输血时顺带开一个星期的排铁药,那么每个患儿家庭一个月需承担3375元。如按总共有70个患儿办了少儿医保,那么这些患儿排铁总支出费用仅为每月236250元。

      对于网友的这种说法,深圳市社保局有关人员昨天向记者表示,地贫当初没有纳入少儿医保大病门诊,与费用无关。主要是深圳2007年实施少儿医保办法时,是全国的第一个,对于什么病种纳入少儿医保,有一个摸索的过程。此外,在2007年以前调研的时候,国内也没有哪个城市把地贫纳入少儿医保。

      对于目前患儿家庭的呼吁,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该局正在对地贫家庭及治疗的有关情况进行调研。与此同时,对少儿医保办法试行两年多来的情况进行全面评估,以确定哪些方面需要做调整。预计不久将有个结果,但目前还不能确定地贫是否纳入少儿医保大病门诊。

      别让患儿在等待中离开

      连日的采访中,记者难忘患儿那一张张希冀的脸,以及他们家人饱含痛苦而又充满期待的眼神。

      在深圳,有一百多名地贫儿童,他们靠定期输血维持生命,同时每天打针或吃药排铁。家长们都在尽最大的努力挽留住孩子的生命,他们有的牺牲了事业,专门护理孩子。大多数除了维持最低的生活以外,把所有的收入都用到了维持孩子生命的治疗中。

      地贫这种病终生要靠输血来维持生命,每月光是输血这一块的费用就是一个不小的负担,而每天必须使用的排铁药,其药费远远超过输血费用,更使家长不堪重负。很多家长都在苦苦支撑,面对这个无底洞,常有朝不保夕、过一天算一天的感觉。

      “深圳市政府的‘关爱行动’,为部分患儿筹到延续生命的‘能源卡’,让患者家庭见到了曙光。深圳少儿医疗保险的推出,更进一步减轻了患者家庭的经济负担,让患者家庭充分感受到政府的关怀。我市地贫目前已被纳入成人医保大病门诊,但少儿医保却未纳入,排铁费用大部分只能自费,这导致许多患者不能正常排铁,长此以往,这些孩子将等不到长大去享受成人医保,就将离我们而去。请求将地贫纳入我市少儿医保大病门诊,不要让孩子们在等待中离开……”这是一名患儿家长沉痛地对记者所说的话。

      一些地区已将地贫纳入医保

      据了解,目前在地贫患儿比较多的广西,柳州、贵港和百色等城市已经把地贫纳入了少儿医保大病门诊,而广州也预计在年内把地贫纳入少儿医保大病门诊。

    阅读全文
  •   虽然中信银行的“养老按揭”说起来有自己的优势,可以让老年人拿到比出租房产高得多的现金来养老,充分享受晚年生活,但是推出一个多月以来目前还是问的多,做的少。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看起来很美的“以房养老”落实起来却困难重重呢?

      传统观念抑制推广

      对于以房养老来说,就像送老人到养老院的老话题一样,首先面临的就是传统观念的冲突。在龙潭公园,一位看外孙的老大爷听记者聊到“以房养老”的话题时,都没等记者把情况介绍完就干脆地说:“抵押房子来换养老金?不可能!别说我现在退休金还能够维持生活,就是不够花了,也有孩子呢!反正不会把房子押出去,要是这么做了,人家会觉得你的孩子没本事。另外,这房子是我要给孩子留下的财产呀,不能给银行。”老爷子坚持认为,把自己的房产传给子孙后代是老辈留下来的传统,不能丢掉。尽管很多老年人已经不那么坚持“养儿防老”的观点了,但是把辛辛苦苦一辈子最大的财产冒着不还款就收回的风险抵押出去,无论如何都让老年人感情上接受不了。去养老院很多人都觉得没面子,把房子抵押了这种做法就更让老年人为难了,在记者随机采访的七八位老人中,全都表示不能这样做。只有一位老同志留了一点活话:“我们两口子有三套房,如果实在缺钱了,可以拿一套去试试。”

      虽说“以房养老”的概念进入中国已有一段时间,但正是这种把房产留给子女的观念制约了其推广。2007年的重阳节,石景山区试点首家通过房屋租赁方式提供养老服务的新型服务模式,该模式在石景山寿山福海国际养老服务中心率先推行,该项目被称作“养老房屋银行”。作为整个事件的幕后策划,赵良羚向记者介绍说:“我们当时的服务模式是,由养老院与地产经纪公司合作,对老人的房屋进行出租,所得的房租返还给老人,以抵免在养老院的所需费用,或由老人自行处理。但是由于当时的合作方出了一些问题,所以很多老年人其实是自己把房子出租了,但也算是以房养老了吧。”

      说到为何不用国外的倒按揭模式,赵良羚认为,主要是顾虑倒按揭影响产权,中国的老年人接受不了。“老年人的观念往往是我自己有房产,要传宗接代,我走了以后给孩子留一点什么。我接触很多老人,房产证就别在腰里,一听说做倒按揭,就怕房子没了。当时我们就出了一个主意,叫做‘房屋银行’,产权给你。现在养老院普遍最低都要两千块钱,管吃管住管护理。但两千块钱的水平,肯定护理难以到位,一个人护理十个人和一个人护理一两个老人肯定不一样。所以最终的解决方案还是中国式的‘以房养老’——把房产放在中介,靠租金过日子。”

      适用人群数量较少

      说起“养老按揭”和传统按揭的最大区别,中信银行王剑认为:“过去,银行贷款一般都是先一次性发放一笔总额,然后分月还。而养老按揭则是零贷,每月发放一小笔,最后一次性偿付本金总额。概括为按月还息,到期一次性还本。”如果到期后不能偿还本金,房子该怎么办?他表示,如遇这种情况,将以所抵押房产处置后资金偿还银行贷款。前面记者已经给养老按揭算了一笔账,实际上如果纯粹想赚钱,这样的方式是不合适的,它本质上是一项抵押贷款业务,贷款人要以支付利息为代价。但是如果10年之内经济负担较重,并且预期将来有还款能力,这便是个可以考虑的选择。如果申请人刚好55岁,还没有达到领取养老金的年纪,但是家庭条件很拮据,比如孩子正在上学,开支较大。这样的情况下,可以考虑抵押房屋,等将来孩子工作了,自己也有养老金了,就有能力偿还贷款了。从这个角度来说,这种方式的“以房养老”是一种过渡举措。依照中信银行的设计,只有年满55岁以上的老人,名下有两套以上的房产,才符合贷款条件,适用人群比较有限。

      和北京石景山区寿山福海养老中心的先期尝试一样,早在2007年,上海公积金管理中心也曾推过一种叫做“住房自助养老”的创新型“以房养老”模式,一时吸引无数关注。与传统倒按揭贷款不同的是,该模式从一开始就变更了房屋产权人。具体程序为:老年人将自有产权房屋出售给上海市公积金管理中心,并选择在有生之年住在原房屋内,出售房屋所得款项在扣除房屋租金、保证金及相关交易费用后由老人自由支配。不过,这一模式后来因真正符合条件的申请者很少而停止。现在,中信银行的这种“养老按揭”也在不知不觉中把适合的人群限制在很少的人群中,所以这也就成了发展的一块绊脚石。

      政府银行尚需配合

      在10月31日举行的第四届“老生常谈论坛”上,很多专家就以房养老问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赵良羚重点提到了政府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她总结寿山福海的经验说:“虽然现在这家养老院入住率非常高,但是当时我们也没有推广得非常好,因为我们当时找的中介不是特别给力。我最近关注了一下美国的‘以房养老’——房产抵押养老,就是政府参与的政府行为,算是给老人的一个福利。62岁以上的老年人有自己的房产,经过评估以后做一个最低价,每个月可以领到钱,一直到老人离开这个世界。这个房产如果够老人领的钱就互不相欠,如果不够,由政府的住房和城市发展部补贴,银行也不吃亏。如果盈余了,就还给老人的孩子。”从专家的介绍来看,美国模式体现了由政府提供保障的一种福利。

      乐成老年事业投资有限公司营销中心总经理高峰认为,中国现在面临老龄化、老年产业化的问题,尤其要重视金融产品能解决的问题,不应只停留在观念上或者呼吁上。他说,目前来看,商业社会最佳的方法就是金融产品。“我觉得中信银行的这个模式就是老人花钱子女偿付,什么时候算这个账合适呢,就是赌房价大幅度增值,你付给银行的利息不如房价涨得快就要留房子,如果是慢熊市或者其他情况,就可以利用房子变现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从综合的角度来说更划算。”

      其实,中信银行推出老年客户的银行卡和养老按揭的产品,都经过了反复测算。王剑坦言:“从银行的角度,养老按揭主要就是我们的倒按揭的产品,这几年来都没有太大的突破。银行做这类事情本身还是有一定的错位。银行现在都是商业机构,目前大部分商业银行都已经上市,主要的目的是要实现市值的不断增长,给股东带来回报,而‘以房养老’很大程度是福利性的,这就产生了错位。”

      产权年限悬而未决

      “70年产权问题”也是推行“以房养老”的障碍之一。虽然2007年出台的《物权法》已经规定,“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期间届满的,自动续期”,但“自动”并不意味着“无偿”。如果70年产权到期后,抵押房屋要有偿续期,那么续期费用将是一个巨大的未知风险。王剑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表达了类似观点:“现在政策法规还有很多不配套的地方,因为土地是70年产权,70年以后怎么办?还不明确;另外在目前房价上涨的情况下可能还好,如果以后房价下跌了,这个风险谁来承担?虽然法律界的人士说70年并不是问题,但是政府层面都在争论不休,从银行的操作层面就有很多的问题不太好把握,本身倒按揭业务要去预测未来几十年以后的情况,在政策不明朗的情况下,我们在操作层面上也面临很多的困难。”

      对此,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谢太峰认为,现在“以房养老”存在两个最大的问题。一是70年的产权问题,现在大多数人买一套房,都想把它留给孩子,但70年的产权有可能连第二代都住不到头,所以“以房养老”并不现实。虽然说产权到期后,还可以交土地出让金延长产权,但是对老年人来说,收入本来就低,再拿出一笔钱来,显然就存在悖论。二是我国的住房质量问题。相关部门的官员曾表示,国内住宅的平均寿命只有30年。现在有二三十年房龄的住宅,看上去已经很破旧了。很明显,到70年的时候,这样的房子已经成危房了。

      中国房地产及住宅研究会副会长顾云昌认为,“以房养老”多年来没能推行,最大的问题就是房地产市场的变数不可控。“现在社会上对于房产的需求很大,房价也非常高,但到下一代时,一个孩子手上可能有几套房,随着现在政府加大力度建公租房,房价降下来的可能性很大,最终受影响的可能是老人。”


      老人院里的老人们。资料图片

      21日,全国首个公办养老床位轮候制实施一个月。过去一个月,广州市有2569名老人申报轮候公办养老机构床位,已有14位老人通过轮候评估入住公办养老机构,目前,有17位老人正在接受评估,仍有44张空置床位。

      不少老人及其家属在申报轮候养老床位的时候发现,广州市正在兴建的养老机构都选址在城市周边,不是医疗机构少就是根本没有医疗配套。对此,广州市民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今后养老将走医养结合的发展路向,今年将实现养老院、医院双向转诊。

      广州市民政局:年内拟推双向转诊

      广州市民政局福利处负责人表示,针对两边花钱占床位的现象,目前正与卫生部门探讨,拟于年内推出养老院、医院“双向转诊”制,养老院老人一旦患病可转诊到就近或结对医院,而医院长期病患者治疗到一定程度后,将转介到就近或结对的养老院接受康疗。对养老院刷不了医保卡的现象,该负责人说,目前正与相关部门商讨,期望通过养老医疗机构就近结对的方式解决问题。

      深圳公办养老供不应求

      中国最年轻城市养老待解困

      深圳作为特区,第一批建设者、拓荒牛,经过30年的建设,都到退休养老阶段。作为移民城市,不断来深建设发展的深圳年轻人,经历了10-20年的创业以后都成家立业,一大批父母随着儿女来深养老。趁着重阳之际,面对日益逼近的“银发浪潮”,深圳这座被称为中国最年轻的城市,未来在养老问题又将如何解困?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