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详细内容

东山渔歌

时间:2020-11-09     人气:53     来源:大鹏新区文化广电旅游体育局大鹏古城博物馆     作者:
概述:东山渔歌历史悠久,具体起源时间已难考证。新中国成立前,渔民地位低下,被视为“贱民”,又称为“疍民”,严禁上岸定居,长年累月生活在船上......

  东山渔歌历史悠久,具体起源时间已难考证。新中国成立前,渔民地位低下,被视为“贱民”,又称为“疍民”,严禁上岸定居,长年累月生活在船上。生活单调、枯燥,更谈不上什么文化娱乐活动。唱歌,成为渔民们的重要文化生活。他们用歌声来抒发他们对大海的深情,对生活的热爱,对丑恶事物的憎恨和对美好未来的追求。


  东山渔歌在演唱形式上有独唱、合唱、对唱、领唱与齐唱,有问答,有斗歌,丰富多样;大鹏东山渔歌的内容丰富多彩,几乎涵盖了渔民生活的全部,除了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传统歌词外,还有相当多的即兴演唱。有反映渔业生产的,有日常生活的,有爱情婚姻的,有热爱海洋、热爱大自然的,有崇敬天后的等等。东山渔歌语言生动活泼,完全来自渔民们活生生的口头语言:东山渔歌曲调简洁明快,优美流畅而又富于变化。在反映渔业生产劳动的歌曲中常常运用一些高亢的旋律,唱情歌时往往在曲尾运用反复手法,使歌曲更加婉转,产生一种回环美;在节奏上也富于变化,比如在一首二拍子的歌曲中,插入几小节三拍子的旋律,以适应歌词及抒情的需要。既源远流长又有浓郁的地域特色。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文化价值和艺术价值。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上一条:葵涌民间谚语

      葵涌依山临海,当地居民既务农耕种,上山樵猎,也从事出海捕鱼和海上运输。在长期的劳动实践中认识了许多自然现象的内在规律,总结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形成谚语。其中许多反映海洋气象、海上捕捞等方面的谚语,具有十分鲜明的地方特色。“葵涌谚语”相当一部分是原生态作品,均是“人云亦云”传下来。“葵涌谚语”分为“人文风俗类”“自然类”“经济生产类”“生活类”“社交类”和“事理类”六个类别。葵涌民间谚语是流行于葵涌民间的简练通俗而富有意义的语句,大多反映人民生产、生活的经验。葵涌民间谚语生动而深刻,简洁而信息量大。这些谚语也反映了葵涌人民的智慧和做人的道理。


    阅读全文
  •   福田区的沙嘴、沙尾两个村均从事渔业生产,其中沙嘴村以渔业生产为主,每年春夏秋三季捕鱼,冬季采红螺。沙尾村半农半渔,两村的捕鱼习俗也完全不同。


      沙嘴村位于福田区南部,深圳河与深圳湾交汇处,建村于明代初年,由东头、围内、西头、竹村四个自然村组成。现有常住人口234户,710人。村民大多为欧姓。


      沙嘴村以渔为主,全年除冬季因鱼沉入海水深处不易捕捞外,其余季节均要出海捕鱼。渔场位置主要在南海北部、珠江口外,东起桂山,西至万山群岛一带海面。


      每次出海,渔民们都要先去村里的“洪圣宫”祭拜。传说在几百年前,沙嘴村刚建村不久,有一天,天气非常好,风和日丽,村民们纷纷出海捕鱼。到了渔场的时候还是万里晴空,一碧如洗。鱼群的位置也找到了,大家都忙着下网,准备来他个满载而归。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太阳突然不见了,天上乌云密布,茫茫的黑雾笼罩着海面。等到村民们发现时,已经辨不清东西南北了。突然之间,狂风大作,渔船在海面上打转,村民们惊恐万状。这时,一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人们发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团红光。大家不顾一切,拼命把船向着红光驶去。在红光的指引下,船只终于靠了岸,上岸一看,正是沙嘴村。发出红光的,原来是一块红色的石头。大家都认定,这块红色石头,是神仙用来保佑他们的,纷纷跪下来向它叩头。后来,村民们就集资,在原地建起了一座庙宇,取名“洪圣宫”,把这块红色石头放在“洪圣”的心脏位置,供奉起来。以后,凡有出海,都要先来“洪圣宫”祭拜。祭拜仪式上要摔扇贝,扇贝是用一块猪腰状的红色木块对剖而成,外阴内阳,如果摔在地上为一阴一阳便兆吉祥可以出海,如果连摔三次都不是一阴一阳,兆凶,当天就不能出海,只能另择吉日,再来“洪圣宫”祭拜,重摔扇贝,确定是否能出海了。


      沙嘴村的渔船均为木帆船,长10米,宽3米,载重4吨,抗风能力为5级,每条船配备有20张不同规格的渔网。


      出海捕鱼时,都是4条船为一组,每条船上3个人,一个舵手,一个放网,一个配合收网。船行驶到渔场后,船员要先爬到桅杆顶端,观察海面,寻找鱼群。正常的海面是青蓝色的,有鱼群时,海面颜色就会呈黑色。观察王鱼也是寻找鱼群的重要方法。王鱼是海鱼的一种,体形较小。王鱼在海面游动时,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头朝下而尾巴朝上,在海面上不停地打水。因此很容易被发现。而鱼群都是跟着王鱼走的。所以,找到王鱼,也就找到了鱼群。


      找到鱼群后,正式的捕捞作业就开始了,渔民们把船驶近鱼群,先将4条船中的两条船首尾相连,摆成一个160度的夹角,随即下网,这两条船被称为“母船”。另外两条船一边在鱼群后面追赶,一边用木锤敲打船板,把鱼往夹角里赶,称为“公船”。最后,两条公船分别与两条母船相连,在海面上形成一个新月形,也都把网放下去,这时鱼儿纷纷进入网里,等到网上的浮标全部沉入水下,就可以收网了。


      沙嘴村的渔民还有一种专门捕捉鲨鱼的方法,他们用长约15厘米,粗3毫米的铁丝弯成钩,尖端磨得十分锋利,然后拴在一二千米长的一根麻绳上,每隔一尺左右栓一个钩,到了海上,把麻绳的一端紧紧地固定在船尾,其余部份抛到海里,如果鲨鱼咬住了其中的一个钩,就会前后左右拚命挣扎,越挣扎,绳索越是会不断地缠在鱼身上,最后满身都被绳上的铁钩钩住,这样鲨鱼就跑不掉了,等鲨鱼的力气用尽就可以轻松地把它拉上船了。


      天有不测风云。出海打鱼最怕的是台风,一旦躲避不及,将会船毁人亡。过去没有天气预报,渔民在长期的海上作业中,总结积累了丰富的气象知识,特别在台风预报方面,他们有很多的观测方法。一看天上的云。如果满天的白云都像龙爪似的一爪一爪的,渔民们称为龙爪云,就预示着台风即将来临;二看海上的泡沫。正常情况下,海水的泡沫是白色的,如果海水的泡沫呈黑色,也是台风来临的先兆;三听声音。就是趴在船板上听海水的声音,如果船板下面海水发出“咚、咚”的声音,说明台风很快就要到来,必须马上返回避风港。


      沙尾村坐落在沙嘴村以东,与沙嘴为邻。其村民主要由莫、温、梁三姓构成。莫、梁两姓主要从事农业生产,温姓则以捕鱼为主,但捕鱼方法与沙嘴完全不同,他们是利用海水涨潮与退潮的规律来捕鱼。他们先等海水退潮后,在岸边的淤泥上插许多竹杆,每根竹杆长约二三米,两根竹杆之间间隔五六米左右,然后在竹杆之间布上网,等到涨潮时,海水把海滩和渔网全部淹没了,鱼群也趁着潮水进入布网区域,退潮时,鱼群与海水一起撤退,但是海水从网眼间流走了,鱼儿却被网卡住脱身不得,这时渔民就把船划过去,收回来满舱的鱼儿,然后再把竹杆插牢,把网布好,等待下一次的涨潮。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后,沙嘴、沙尾两村也逐步进入城市化进程。1992年两村均成立了股份公司。原来的村庄变成了现代化的城市社区,村民也全部转为城市居民。渔业生产已终止多年。而今50岁以下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出海捕鱼的经历了。当年的渔船和其它捕捞工具,也大多未能保留下来,了解两村渔业生产习俗的人越来越少。再过若干年,这段历史和其中一些有趣的故事,也将不再为人所知了。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