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福田下沙大盆菜宴
详细内容

福田下沙大盆菜宴

时间:2020-11-12     人气:37     来源:福田区地情网     作者:
概述:自古"民以食为天",中华民族历来十分注重饮食义化。我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国家,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出于地理、气候、物产、生活习惯、生产;方式各不相同......

  自古"民以食为天",中华民族历来十分注重饮食义化。我国是一个幅员辽阔的多民族国家,不同地域、不同民族出于地理、气候、物产、生活习惯、生产;方式各不相同,而形成了多姿多彩的饮食习俗和特色迥异的各种菜系。有的麻辣鲜香,有的清淡回甜,有的水陆齐备,有的五味俱全。但大多讲究排场,或八大碗,或十大碟。而每张桌上多达十五道菜,这十五道菜却一齐装在一只大木盆里,每张桌上就这一盆菜,这样的宴席却是深圳湾一带所特有的。


  传说南宋末年,元兵大举南下。南宋残军簇拥宋少帝赵 沿海道一路南逃,来到深圳湾一带,驻跸现香港新界的二王村(现名宋王台)。时已半夜,又逢大雨,海风一阵阵的吹来。士兵们腹中空空,湿衣贴身,真是饥寒交迫。当地百姓闻讯,纷纷拿出自家的各种食物:煮熟的箩卜、芽菇、蚝肉、鳝鱼干等等,一齐倒进一口军用的大锅中,暂且供宋军充饥。虽是百家饭菜,味道也各不相同,但对于饥辘辘的宋军,却是香气扑鼻.胜似美味佳肴。众人狼吞虎咽,饱餐了一顿。这件事情虽属偶然,但是对于远离京城,偏处南海一隅的寻常百姓来说,能够见到皇帝,能够为皇帝提供饭食,虽然已是亡国之君,却是千载难逢的大事件。为了纪念这件事,从此,每年元宵前后,当地百姓都会从家里拿出各种各样的食物,盛在一口大铁锅里,全村人一起吃。年复一年,在深圳湾沿岸地区,便形成了"大盆菜宴"的传统习俗。


  最初,村民们是在榕树头下挖坑垒灶,支上大铁锅,制作大盆菜。大盆菜做好后,就一层层盛在这锅里,锅下面还烧着火,大家围锅而吃。后来大盆菜习俗在流传过程中,又逐渐与点灯、祭祀和节日、庆典等活动相结合,成为了人生礼俗和节庆活动的一部分。如在"点灯"仪式中要举行大盆菜宴。即是村里的人家如果当年生了男孩,第二年元宵节前,必须将男婴抱到祠堂去参加"点灯"仪式,祭拜祖宗,以取得家族的承认。点灯仪式结束之后,元宵节那天,就要举办"大盆菜宴"。宴请全村族人及外村的亲朋。如果有几户人家均在当年生了男孩,便由几家共同出资举办"大盆莱宴"。每年清明节的祭祖仪式中,也包含大盆菜宴这道程序。一般是在祭祖仪式结束时,全族男丁共进大盆菜宴。而且大盆菜宴的地点和方式也发生了变化,个再是在榕树头下围锅而吃,而是在祠堂外的广场上摆上八仙桌、长条凳,将大盆菜盛在入木盆里,每桌一盆大盆菜,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万人同时开宴,形式非常独持,是其它地区所少见的。


  大盆菜是以萝卜、芽菇、支竹、冬菇、油豆腐、鱿鱼、木耳、芹菜、猪肉皮、门鳝干、五花肉、蚝、鲜鳝鱼、鸭肉等十五种主料,及姜、葱、蒜、南乳、炸粉、大小茴、生抽、糖、耗油、猪油、花生油等辅料,用大铁锅,采用煮、炸、煎、焖、烧等加工方法,将十五种主料分别加工好,形成十五道主莱。然后以萝卜作为第一层铺底,按上述主料的顺序,一层一层依次盛入大木盆里,大盆菜就制作完成了。


  大盆菜宜在开宴之前要先放鞭炮。下沙的大盆菜宴在开宴前还要先舞龙、舞狮。下沙有自备的龙、狮和由村民自己组织的龙狮队。开宴前,龙和狮都在广场上四处游动,迎接客人,祈求"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烘托欢乐的气氛。待客人到齐后,立即鞭炮齐鸣,锣鼓震响,龙狮起舞。广场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龙狮舞毕后,便在祠堂前的广场上摆上桌凳、入席开宴。“文革”前,在开宴的同时,还要表演文艺节目,一般是请粤剧班子来演出粤剧。


  大盆菜宴的传统习俗,从南宋兴起,历经元、明、清三朝,经民国,到新中国成立。历八百年而不衰,直至上世纪60年代中期,在"文革"中被作为旧风俗破除,而中断了二十余年。到上世纪末期,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特区经济的飞速发展,特别是l992年,福田区所属的十万个村先后进入城市化进程,成立了股份有限公司。这些村子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由一个个落后的小村变成了现代化的都市社区。随着观念的解放和经济的发展,l993年元宵节,中断了近三十年的"大盆菜"习俗,首先在下沙恢复了。以后在其它村也相继恢复,而且规模逐年扩大。如下沙村1995就办了550席,4000多人参加;2001年达到3500席,入席人数达到近4万人;2002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十二),下沙举办了"深圳市福田沙头下沙黄氏宗亲会元宵节民间艺术系列活动"。当晚在祠堂外广场举办的的大盆菜宴,原计划办3800席,因来宾人数不断增加,最后增设到5319席,赴宴人数达到6万余人,分别来自美国、英国、新加坡、印度尼西亚等十多个国家和台、港、澳地区,以及国内的许多省、市。这次大盆菜宴的举办席数、参加人数两项均载入了基尼斯记录,获得了"大世界基尼斯之最",在海内外产生了重大影响。"大盆菜宴"这种古老的习俗,在深圳湾畔,又得以继续传承和发展。


世纪初年下沙村元宵盆菜订购材料



村民们在制作盆菜(下沙村供稿)



下沙村举办大盆菜宴的场景(下沙村供稿)



举办大盆菜前的舞龙(下沙村供稿)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福田区的沙嘴、沙尾两个村均从事渔业生产,其中沙嘴村以渔业生产为主,每年春夏秋三季捕鱼,冬季采红螺。沙尾村半农半渔,两村的捕鱼习俗也完全不同。


      沙嘴村位于福田区南部,深圳河与深圳湾交汇处,建村于明代初年,由东头、围内、西头、竹村四个自然村组成。现有常住人口234户,710人。村民大多为欧姓。


      沙嘴村以渔为主,全年除冬季因鱼沉入海水深处不易捕捞外,其余季节均要出海捕鱼。渔场位置主要在南海北部、珠江口外,东起桂山,西至万山群岛一带海面。


      每次出海,渔民们都要先去村里的“洪圣宫”祭拜。传说在几百年前,沙嘴村刚建村不久,有一天,天气非常好,风和日丽,村民们纷纷出海捕鱼。到了渔场的时候还是万里晴空,一碧如洗。鱼群的位置也找到了,大家都忙着下网,准备来他个满载而归。也不知是在什么时候,太阳突然不见了,天上乌云密布,茫茫的黑雾笼罩着海面。等到村民们发现时,已经辨不清东西南北了。突然之间,狂风大作,渔船在海面上打转,村民们惊恐万状。这时,一桩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人们发现在很远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出现了一团红光。大家不顾一切,拼命把船向着红光驶去。在红光的指引下,船只终于靠了岸,上岸一看,正是沙嘴村。发出红光的,原来是一块红色的石头。大家都认定,这块红色石头,是神仙用来保佑他们的,纷纷跪下来向它叩头。后来,村民们就集资,在原地建起了一座庙宇,取名“洪圣宫”,把这块红色石头放在“洪圣”的心脏位置,供奉起来。以后,凡有出海,都要先来“洪圣宫”祭拜。祭拜仪式上要摔扇贝,扇贝是用一块猪腰状的红色木块对剖而成,外阴内阳,如果摔在地上为一阴一阳便兆吉祥可以出海,如果连摔三次都不是一阴一阳,兆凶,当天就不能出海,只能另择吉日,再来“洪圣宫”祭拜,重摔扇贝,确定是否能出海了。


      沙嘴村的渔船均为木帆船,长10米,宽3米,载重4吨,抗风能力为5级,每条船配备有20张不同规格的渔网。


      出海捕鱼时,都是4条船为一组,每条船上3个人,一个舵手,一个放网,一个配合收网。船行驶到渔场后,船员要先爬到桅杆顶端,观察海面,寻找鱼群。正常的海面是青蓝色的,有鱼群时,海面颜色就会呈黑色。观察王鱼也是寻找鱼群的重要方法。王鱼是海鱼的一种,体形较小。王鱼在海面游动时,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特点,就是头朝下而尾巴朝上,在海面上不停地打水。因此很容易被发现。而鱼群都是跟着王鱼走的。所以,找到王鱼,也就找到了鱼群。


      找到鱼群后,正式的捕捞作业就开始了,渔民们把船驶近鱼群,先将4条船中的两条船首尾相连,摆成一个160度的夹角,随即下网,这两条船被称为“母船”。另外两条船一边在鱼群后面追赶,一边用木锤敲打船板,把鱼往夹角里赶,称为“公船”。最后,两条公船分别与两条母船相连,在海面上形成一个新月形,也都把网放下去,这时鱼儿纷纷进入网里,等到网上的浮标全部沉入水下,就可以收网了。


      沙嘴村的渔民还有一种专门捕捉鲨鱼的方法,他们用长约15厘米,粗3毫米的铁丝弯成钩,尖端磨得十分锋利,然后拴在一二千米长的一根麻绳上,每隔一尺左右栓一个钩,到了海上,把麻绳的一端紧紧地固定在船尾,其余部份抛到海里,如果鲨鱼咬住了其中的一个钩,就会前后左右拚命挣扎,越挣扎,绳索越是会不断地缠在鱼身上,最后满身都被绳上的铁钩钩住,这样鲨鱼就跑不掉了,等鲨鱼的力气用尽就可以轻松地把它拉上船了。


      天有不测风云。出海打鱼最怕的是台风,一旦躲避不及,将会船毁人亡。过去没有天气预报,渔民在长期的海上作业中,总结积累了丰富的气象知识,特别在台风预报方面,他们有很多的观测方法。一看天上的云。如果满天的白云都像龙爪似的一爪一爪的,渔民们称为龙爪云,就预示着台风即将来临;二看海上的泡沫。正常情况下,海水的泡沫是白色的,如果海水的泡沫呈黑色,也是台风来临的先兆;三听声音。就是趴在船板上听海水的声音,如果船板下面海水发出“咚、咚”的声音,说明台风很快就要到来,必须马上返回避风港。


      沙尾村坐落在沙嘴村以东,与沙嘴为邻。其村民主要由莫、温、梁三姓构成。莫、梁两姓主要从事农业生产,温姓则以捕鱼为主,但捕鱼方法与沙嘴完全不同,他们是利用海水涨潮与退潮的规律来捕鱼。他们先等海水退潮后,在岸边的淤泥上插许多竹杆,每根竹杆长约二三米,两根竹杆之间间隔五六米左右,然后在竹杆之间布上网,等到涨潮时,海水把海滩和渔网全部淹没了,鱼群也趁着潮水进入布网区域,退潮时,鱼群与海水一起撤退,但是海水从网眼间流走了,鱼儿却被网卡住脱身不得,这时渔民就把船划过去,收回来满舱的鱼儿,然后再把竹杆插牢,把网布好,等待下一次的涨潮。


      深圳经济特区成立后,沙嘴、沙尾两村也逐步进入城市化进程。1992年两村均成立了股份公司。原来的村庄变成了现代化的城市社区,村民也全部转为城市居民。渔业生产已终止多年。而今50岁以下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出海捕鱼的经历了。当年的渔船和其它捕捞工具,也大多未能保留下来,了解两村渔业生产习俗的人越来越少。再过若干年,这段历史和其中一些有趣的故事,也将不再为人所知了。

    阅读全文
  •   渔农村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南部东邻著名的皇岗口岸,与香港相连,是福田区距香港最近的一个村;村子南面是美丽的深圳河,河水由东向西经深圳湾汇入伶仃洋。


      渔农村的村民主要是清末至民国初年由东莞、中山及当时宝安县的沙井、西乡一带陆续迁移而来的,至今建村不过百年,是福田区最年轻的一个村。由于村民是于不同时间、不同地区逐渐汇聚而来,因此村民的姓氏较杂,是福田区少有的几个多姓氏聚居村之一。1992年该村进入城市化进程,成立深圳市裕亨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时有村民222人。


      渔农村的第一代村民多数是在民国初年陆续迁移来的。他们大多为渔民,因经常来这一带打鱼,为了生产生活方便,后来就在这里定居,形成了渔农村。这一代人迁来之后,仍然以捕鱼为业,使用的渔船都是木船,长十米左右,宽仅能容一人,不同于一般渔船的是,两边的船梆都是向外倾斜的,船舷离水面仅20厘米。浮在水面,就像一个条型的碟子。村民一般天亮前把船划出去,渔场就在深圳河及深圳湾,最远到现在的珠海、澳门一带。那时深圳河里鱼特别多,船在水面慢慢行驶,因为船舷很低,鱼自己就会跳上船来。村民把捕来的鱼直接运到香港市场出售,再将卖得的钱去买粮食和日常用品运回家。


      到了第二代人时,渔农村的村民就不再打鱼了,而是以养鱼、养虾和从事农业生产为主。养鱼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建鱼塘养淡水鱼,二是建基围,就是在海滩上筑堤垒坝,围成塘状,在堤坝上修有闸门,海水涨潮时,打开闸门,让海里的鱼虾随海水进入基围,然后在闸口布上网,网呈口袋型,长4米左右,网口固定在闸口上,网的尾端逐渐变小。海水退潮时,基围内的鱼虾,就随水进入网内。不需要捕捞时,也可以把闸门关上,不让海水流走,把基围内的鱼虾养起来,等到需要捕捞时,再开闸放水捕鱼。


      渔农村的村民还利用基围捕鸟卖。方法是在基围中插上竹杆,在靠近水面的地方梆上网,晚上水鸟下来吃鱼,一不小心就会钻进网里去。第二天天亮,村民就去基围,把鸟从网里取出来,拿去香港市场售卖。一只鸟能卖到十元港币,这在当时可是不菲的价格,够买十几斤猪肉了。


      由于渔农村村民姓氏较杂,村里没有祠堂。但村民的民间信仰,包括神仙信仰和祖先信仰表现仍很鲜明。由于渔民常年与海打交道,风险比生活在岸上的人大得多,神仙信仰的色彩也更浓厚一些。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神台。神台是用木料做成的,分为三格,上面一格是南海观音的神位,中间一格供祖先牌位,下面一格是土地神。村民每天早、晚都要跪拜,祈求神仙和祖宗保佑家人平安。农历初一、十五还要摆上水果、糕点、肴馔等供品。子女结婚后独立门户或分家,也要从家里把神台分出去。由父亲带领要分家的子女到神台前点上蜡烛,进香跪拜,将分家的事禀告神仙和祖先,然后将事先做好的新神台搬到新家去。分神台的时间必须是晚上,因为神台不能让外人看见,搬运神台的路上不能碰见外人。


      渔农村因位于深圳河边,而且有捕鱼、养鱼的习俗,村民住在水边,又常年跟水打交道。周围都是渔塘河流,父母担心小孩掉进水里淹死,因此从小孩会走路时,父母就要教小孩游泳,所以村民不分男女,人人都会游泳,这既是村民的一项体育活动,也是儿时的游戏。


      渔农村村民来源和构成的特殊性,使得渔农村流行的语言也不同于其他村。在福田区原有的15个行政村中,其余14个村都是以围头话为主。围头话是粤方言中的一种土话,其语音和语法虽与以广州话为代表的粤方言基本相同,但词汇却与广州话有较大区别。北部的梅林片区,因有一部分村民是客家人,因此是围头话与客家话并存。而渔农村流行的语言,却是与广州话基本相同的白话。


      渔农村地理位置特殊,距离香港最近,跟香港的联系最紧密,经济文化交流也最频繁。在改革开放前,除了渔农村本村的村民,其他人要进入渔农村必须持有特别通行证,就是邻近村的村民也不能随便进入。渔农村建村又最晚,第一代村民也是清末及民国初年才开始迁入。而且村民来自多个地区,姓氏较杂,融合了不同地区、不同家族的风格。对于研究近代深圳地区人口迁移情况、生活习俗的变迁、社会发展状况都具有较大的价值。


      渔农村1992年成立股份公司,进入城市化进程,村民不再从事农、渔业生产,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彻底变化,过去的生产、生活习俗逐步消亡。近年,深圳市对渔农村进行旧村改造,过去村民的旧房全部炸掉,改建为现代化的商品房,村民也大多迁出。渔农村实际已不存在了。若干年后,人们将不再知道渔农村,就是渔农村人的后代,对他们先辈的生产、生活习俗,也难以知道了。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