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福田渔农村的生产、生活习俗
详细内容

福田渔农村的生产、生活习俗

时间:2020-11-12     人气:67     来源:福田区地情网     作者:
概述:渔农村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南部东邻著名的皇岗口岸,与香港相连,是福田区距香港最近的一个村;村子南面是美丽的深圳河,河水由东向西经深圳湾汇入伶仃洋。......

  渔农村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南部东邻著名的皇岗口岸,与香港相连,是福田区距香港最近的一个村;村子南面是美丽的深圳河,河水由东向西经深圳湾汇入伶仃洋。


  渔农村的村民主要是清末至民国初年由东莞、中山及当时宝安县的沙井、西乡一带陆续迁移而来的,至今建村不过百年,是福田区最年轻的一个村。由于村民是于不同时间、不同地区逐渐汇聚而来,因此村民的姓氏较杂,是福田区少有的几个多姓氏聚居村之一。1992年该村进入城市化进程,成立深圳市裕亨实业股份有限公司,时有村民222人。


  渔农村的第一代村民多数是在民国初年陆续迁移来的。他们大多为渔民,因经常来这一带打鱼,为了生产生活方便,后来就在这里定居,形成了渔农村。这一代人迁来之后,仍然以捕鱼为业,使用的渔船都是木船,长十米左右,宽仅能容一人,不同于一般渔船的是,两边的船梆都是向外倾斜的,船舷离水面仅20厘米。浮在水面,就像一个条型的碟子。村民一般天亮前把船划出去,渔场就在深圳河及深圳湾,最远到现在的珠海、澳门一带。那时深圳河里鱼特别多,船在水面慢慢行驶,因为船舷很低,鱼自己就会跳上船来。村民把捕来的鱼直接运到香港市场出售,再将卖得的钱去买粮食和日常用品运回家。


  到了第二代人时,渔农村的村民就不再打鱼了,而是以养鱼、养虾和从事农业生产为主。养鱼的方式有两种:一是建鱼塘养淡水鱼,二是建基围,就是在海滩上筑堤垒坝,围成塘状,在堤坝上修有闸门,海水涨潮时,打开闸门,让海里的鱼虾随海水进入基围,然后在闸口布上网,网呈口袋型,长4米左右,网口固定在闸口上,网的尾端逐渐变小。海水退潮时,基围内的鱼虾,就随水进入网内。不需要捕捞时,也可以把闸门关上,不让海水流走,把基围内的鱼虾养起来,等到需要捕捞时,再开闸放水捕鱼。


  渔农村的村民还利用基围捕鸟卖。方法是在基围中插上竹杆,在靠近水面的地方梆上网,晚上水鸟下来吃鱼,一不小心就会钻进网里去。第二天天亮,村民就去基围,把鸟从网里取出来,拿去香港市场售卖。一只鸟能卖到十元港币,这在当时可是不菲的价格,够买十几斤猪肉了。


  由于渔农村村民姓氏较杂,村里没有祠堂。但村民的民间信仰,包括神仙信仰和祖先信仰表现仍很鲜明。由于渔民常年与海打交道,风险比生活在岸上的人大得多,神仙信仰的色彩也更浓厚一些。村里家家户户都有一个神台。神台是用木料做成的,分为三格,上面一格是南海观音的神位,中间一格供祖先牌位,下面一格是土地神。村民每天早、晚都要跪拜,祈求神仙和祖宗保佑家人平安。农历初一、十五还要摆上水果、糕点、肴馔等供品。子女结婚后独立门户或分家,也要从家里把神台分出去。由父亲带领要分家的子女到神台前点上蜡烛,进香跪拜,将分家的事禀告神仙和祖先,然后将事先做好的新神台搬到新家去。分神台的时间必须是晚上,因为神台不能让外人看见,搬运神台的路上不能碰见外人。


  渔农村因位于深圳河边,而且有捕鱼、养鱼的习俗,村民住在水边,又常年跟水打交道。周围都是渔塘河流,父母担心小孩掉进水里淹死,因此从小孩会走路时,父母就要教小孩游泳,所以村民不分男女,人人都会游泳,这既是村民的一项体育活动,也是儿时的游戏。


  渔农村村民来源和构成的特殊性,使得渔农村流行的语言也不同于其他村。在福田区原有的15个行政村中,其余14个村都是以围头话为主。围头话是粤方言中的一种土话,其语音和语法虽与以广州话为代表的粤方言基本相同,但词汇却与广州话有较大区别。北部的梅林片区,因有一部分村民是客家人,因此是围头话与客家话并存。而渔农村流行的语言,却是与广州话基本相同的白话。


  渔农村地理位置特殊,距离香港最近,跟香港的联系最紧密,经济文化交流也最频繁。在改革开放前,除了渔农村本村的村民,其他人要进入渔农村必须持有特别通行证,就是邻近村的村民也不能随便进入。渔农村建村又最晚,第一代村民也是清末及民国初年才开始迁入。而且村民来自多个地区,姓氏较杂,融合了不同地区、不同家族的风格。对于研究近代深圳地区人口迁移情况、生活习俗的变迁、社会发展状况都具有较大的价值。


  渔农村1992年成立股份公司,进入城市化进程,村民不再从事农、渔业生产,生活环境也发生了彻底变化,过去的生产、生活习俗逐步消亡。近年,深圳市对渔农村进行旧村改造,过去村民的旧房全部炸掉,改建为现代化的商品房,村民也大多迁出。渔农村实际已不存在了。若干年后,人们将不再知道渔农村,就是渔农村人的后代,对他们先辈的生产、生活习俗,也难以知道了。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下沙位于深圳市福田区西南部,建村于南宋时期,至今已有800多年历史。下沙的黄氏祭祖习俗起始于建村初期,并代代延续至今。由于历史悠久,保存完好,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和社会价值,已被评为广东省、深圳市和福田区三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黄氏发源于江夏郡安陆(今湖北云梦东南),故祖祠称“江夏堂”,俗称“江夏黄”。下沙黄氏的始祖黄峭山,为“江夏黄”的一支。据清光绪十五年修订的《禾坪黄氏大成宗谱》记载:黄峭山生于唐懿宗咸通十三年(公元872年),卒于后周广顺三年(953年),曾任唐工部侍郎、奎章阁学士。黄峭山共娶上官、吴、郑三氏,生二十一子。为了保全家族,晚年的黄峭山做出了一个重大决定:命三房各留长子一人,其余儿子各带家产一份、《黄氏家谱》一套,自行外出谋生,并写诗一首:“骏马堂堂出异方,任从随处立纲常。年深外境犹吾境,日久他乡则故乡。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念祖宗香。惟愿苍天垂庇佑,三七男儿总炽昌。”作为日后黄氏后裔相认的凭证。至今海内外黄氏后裔相认,仍皆以背诵此诗为凭。


      “安土重迁”、“父母在,不远游”,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观念。在中国古代,很多家庭都以“四世同堂”、“五世同堂”为荣。在一千多年前,黄峭山能够做出这个决定,那确实是十分难能可贵的。


      南宋中晚期,黄峭山第十四世孙黄默堂来到下沙开基立村。祭祖习俗也从那时开始。最初只是根据“朝夕莫忘亲命语,晨昏须念祖宗香”的祖训,每天早晚和清明、重阳等节日在祖宗牌位前上香叩拜,经过几百年的不断丰富、发展,到明末清初最终形成了一整套成熟、繁缛的程序。黄氏家族之所以重视祭祖,是跟家族开拓创业的传统分不开的。黄氏后裔不断外出创业,远走他乡,广泛分布于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如下沙黄氏后裔,现仍留居下沙的人口仅1500人,而定居海外的却达到4000多人,广布于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和港、澳、台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祭祖成为维系家族的纽带,用以增强家族的凝聚力。同时因为离家创业,难有尽孝的机会,只能借祭祖仪式表达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感激之情;寄托对祖宗、对故土,对根的怀念。过去曾有人把祭祖当作封建迷信,那是因为他们并不了解祭祖仪式中所包含的深刻的精神文化内涵。


      祭祀礼仪在我国已有数千年历史。在中国古代,祭祀被视为“国之大事”。《周礼》将祭祀的典礼列为五礼之首的吉礼。中华民族的许多优秀传统文化和礼仪文化借助祭祀活动这个载体,得以代代传承下来。


      下沙黄氏祭祖习俗每年分春秋两次进行。春祭只拜祠堂,时间是每年清明节;秋祭既要拜墓也要拜祠堂,时间分别是每年重阳节后的农历九月十五日和十六日两天。祭祖仪式全村男丁都要参加,拜祠堂时只有年满60岁以上的老人才能进入祠堂。祭祀仪式按照祖宗传下的规矩进行。在下沙《黄氏家乘》中,有祭祀礼仪全套程序的完整记载。仪式开始前要放炮、擂鼓、奏乐,以后是三跪九叩,然后由长房嫡孙、族长、宗亲会长依次上前行初献礼、亚献礼及三献礼等。仪式完毕后还要舞龙舞狮。下沙村有自备的龙和狮。龙长108米,在深圳算是第一长龙。举行祭典仪式时,龙、狮均在祠堂外的广场上肃立静候,仪式完毕,立即鼓乐喧天,龙狮齐舞,海内外黄氏后裔咸集于广场,犹如百鸟归巢,百子千孙,万众一家。为祭祖仪式增添了隆重而热烈的气氛。祭祖仪式的最后一项是举行大盆菜宴。在祠堂门外的广场上摆上八仙桌、长条凳,成百上千、甚至成千上万人同时开宴,场面非常壮观。解放前,在举行大盆菜宴时,还要邀请戏班子来演出粤剧助兴。整个祭祖仪式,就是一个集多种文化形式于一体的综合性大型文化活动。


      黄氏祭祖习俗以“敦亲睦族,弘扬祖德”为宗旨,贯穿着和睦亲敬的精神,这种精神通过祭祀得到传承和发扬,在下沙形成良好风气。例如村子改制为股份公司后,每月要给本村55岁以上老人发200元补贴,每年要请老人们吃饭。村里建起老年活动室,配有电视、书报、棋牌,健身器材,让老人安度晚年。为鼓励年青人好学上进,下沙村制定了教育奖励办法,对考取高中以上各级各类学校和获得各种学位的村民子女予以奖励。从1995年以来,该村村民共捐款26次、216万多元支援贫困地区和捐资助学、扶危济困。该村还与驻港部队、公安、工商、学校等开展了一系列文明共建活动。先后被中宣部、解放军总政治部、中央精神文明委和全国老龄工作委授予全国“军民共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单位”、“全国精神文明建设工作先进单位”和“全国敬老模范社区”。下沙黄氏祭祖习俗的传承,有利于中华民族敬老爱老传统美德和传统文化的发扬光大,有利于家庭和社区的团结和睦,建设和谐社会。


      下沙黄氏后裔广布世界各地。改革开放后,旅居海外的黄氏后裔也每年派代表回下沙参加祭祖。2004年秋祭,回国祭祖的人数达到1500多人,分别来自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泰国、新加坡、韩国、台湾、香港等13个国家和地区。黄氏祭祖活动作为纽带,将黄氏后裔紧密联系起来。国(境)外的黄氏子孙年年回下沙祭祖、探亲,参加家乡的传统文化活动,吃大盆菜宴,不忘故土,不忘祖宗,规模盛大,影响广泛。这对于促进国内外经济文化交流,加强与海外华人和台、港、澳同胞的紧密联系,增强民族凝聚力,促进祖国统一,都具有积极意义。


      近年来在我国重新兴起的祭炎黄、祭孔子、祭泰山等,在国内外都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而像下沙黄氏祭祖习俗这种民间的祭祀活动,与普通民众的联系更加紧密,在社区或某一特定人群中影响也更深远,与国家或民族性的大型祭祀活动起到了互相补充的作用。

    阅读全文

  • 从明年10月开始,在深圳就不再是缴纳“五险一金”了,而是会华丽丽地升级为“六险一金”!


    11月05日,《深圳经济特区养老服务条例》正式通过,明确建立长期护理保险制度。


    《条例》将从2021年3月1日起开始实施,规定了2021年10月1日起征缴长期护理保险费。


    也就是说,深圳的“五险一金”即将成为过去式啦。


    01


    长期护理保险有什么待遇?


    《条例》规定,在缴纳保险费用后,将会按照参保人照护评定等级、服务提供方式、累计参加长期护理保险的年限,确定长期护理保险的待遇。


    简单来说,就是根据多方面因素,评估老人的综合情况,根据结果,失能老人可享受对应的待遇。


    《条例》还规定,建立统一的老年人综合评估制度,科学确定老年人的失能等级、服务类型和照护等级,作为老年人享受相关补贴、长期护理保险待遇、接受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入住养老机构或者医疗机构等的依据。


    其中,中度以上失能老年人以及特困老年人家庭生活设施实施无障碍改造,符合有关规定的,由财政给予相应补贴。


    关于养老床位问题,《条例》也有相关规定——新建公办养老机构,护理型床位应占总床位的80%以上,已建成的养老机构应当逐渐提高护理型床位比例。


    本市户籍特困老年人、计划生育特殊家庭老年人等群体可以申请入驻公办养老机构,并且民政部门必须保障满足条件的老人在一个月内入住。


    其他户籍的重度失能老年人也可以申请入住,民政部门原则上保障其在三个月内可以入住。


    总的概括,就是有关部门会对老人进行评估,给予相应待遇,待遇包括:补贴、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公办养老机构和医疗机构入住等。


    02


    非在职医保参保人员也可参加


    关于参保范围、缴费比例、保险待遇,在《条例》中都有明确。


    首先,长期护理保险并非只有老年人才可参加。准确来说,在《条例》之前,就已经提出规定长期护理保险的参保人员从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群起步。


    也就是说,早早要求我们现在就需参保,而非等到老了以后。


    其次,《条例》在这基础上,进一步扩大了参保人员范围——除了用人单位职工外,年满十八岁且未在校就读的非在职医疗保障参保人员也纳入其中,并与深圳正在施行的基本医疗保险体系相衔接。


    扩大范围这一举措,使得更多人群能够享受长期护理保险待遇保障。也就是说,哪怕只是打打零工、散工,也有机会享受保障。


    03


    每月只需缴纳5块钱


    虽然长期护理保险待遇很好,但实际上缴费比例或者说缴费金额却格外少。


    《条例》中规定了长期护理保险费,以本市上年度在岗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按照0.1%的比例逐月缴费。


    其中,和“五险一金”一样,单位和个人各按50%比例缴费。而退休人员、居民以及其他人员由个人缴费。


    另外,困难人群缴费由财政给予补助。


    而以2019年度在岗人员月平均工资10646元作为参考测算,每人全年仅需缴费128元,折合每个月10.6元,而打工人即在职人员只需出50%,即个人和用人单位每月各承担5.3元。


    当然,长期护理保险缴费标准会根据深圳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基金收支结余等因素适当调整。不过目前,暂且会按照这一比例。


    04


    删除独生子女护理假内容


    条例草案曾提出过“独生子女护理假”,即老人生病期间,用人单位应当给独生子女批护理假。


    这一规定曾在网上引起广泛讨论。


    虽然表面上看,独生子女赡养老人确实不易,老人生病子女请假照顾也是情理之中,但如果由条例去规定,那就会引发新的问题——独生子女的就业问题。


    企业被强制要求给予独生子女护理假期,也就意味着企业负担会加重,不利于企业的发展。严重的,“独生子女”将会成为用人单位招人时,筛人的标签,直接影响到独生子女的就业。


    考虑到这些因素后,市人大常委会决定删除独生子女护理假相关内容,一切以最新的《条例》为准。


    虽然没有了独生子女护理假,但是长期保险制度填补上空缺,成为老年人的养老保障。


    我们知道,深圳是一座年轻的城市,年轻人也占据了绝大多数。但《深圳经济特区养老服务条例》,率先于许多城市,提出了长期护理保险,着眼于未来,为年轻人们做好打算,同时也照顾到了占据少部分的老年人。


    不得不说,虽然条例的文字严肃和晦涩,但其中透露的却是诚意满满的人情味。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