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实力强大的高校预计2023年完工,占地面积810亩
详细内容

实力强大的高校预计2023年完工,占地面积810亩

时间:2020-11-28     人气:99     来源:墨染幻辰     作者:
概述:深圳这座城市,是中国经济特区,同时又是广东的副省级市,计划单列市,以及超大城市,我们常常说北上广深,可见深圳发展速度有多快,曾经小小渔村改天换地......

深圳这座城市,是中国经济特区,同时又是广东的副省级市,计划单列市,以及超大城市,我们常常说北上广深,可见深圳发展速度有多快,曾经小小渔村改天换地,变成如今的大都市,深圳在各方面发展都很全面,因此还是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学,特别是经济发展一直都处在全国前列。今天我们要说的是深圳高校教育,要知道一个城市发展,离不开人才的培养,而高校正是为城市培养人才的坚强后盾,深圳高校目前拥有13所,比如知名的有深圳大学、南方科技大学、深圳技术大学等,而如今深圳将迎来第14所高校,还是实力强大的高校。



这所大学就是中国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当然目前还只是暂定名,简称中科院深理工,挂上中国科学院,就知道这所大学实力不一般,而且它是中国科学院与深圳市人民政府合作建设的大学,在深圳中国科学院要建设先进技术研究院,中科院深理工是依托这个研究院独立设置的应用研究型大学。要知道中国科学院在国内已经设立了三所大学,分别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中国科学院大学、上海科技大学,而这三所大学在国内都是比较有名的大学,特别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这次中国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是中国科学院在国内设立的第四所大学,本身深圳就是国家综合性科学中心,可见深圳科研力量还是比较可观的,这也是中国科学院在深圳设校的原因之一。



中国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是一所全日制公立大学,还是理工类型的大学,据了解该校选址在光明科学城,具体位置光明区新湖街道新羌社区及圳美社区交界处,学校占地面积810亩,总建筑面积56万平方米,工程预计2022年10月实现主体封顶,争取在2023年底达到交付使用条件。



不过据媒体报道,该学校为满足筹建期间的教学与科研需求,而光明区政府就将辖区滨海明珠工业园9.5万平方米用地改造为中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过渡校区,预计于2021年上半年投入使用,该学校最终实现约8000至10000人的全日制在校生规模。



其实一所学校发展,我们还是要看学校在学科方面的设置,而中国科学院既然有“科学”二字,那么主要也是培养科研人才,据了解,该学校将有生物、脑科学、机器人与人工智能、生物医学工程、材料科学与工程、生物医药等六大优势科学领域,而学校首批开设有生物科学、计算机科学与技术、生物医学工程、材料学与工程、药学5个专业,同时拥有六大学院与六大研究院,预计2025年将会形成涵盖理、工、医、管等门类学科体系。



这所学校既然有中国科学院的背景,必然会建设高水平一流型大学,还有“三院一体”人才培养模式,中科院深理工前途可观,而这所大学的建设首先对于深圳来说是好事,能促进深圳高校教育事业的发展,也为深圳科研方面提供助力,使深圳科研方面的企业也能得到帮助,其次可以培养科研人才,这是未来科技与产业发展的需求,人才不缺,但是像拔尖的高端科研创新人才还是比较少的,不论是国家还深圳市都需要这样的人才,最后也能促进区域经济发展,比如光明区发展更进一步,一所有实力的大学将带来影响力也是可观的。



中国科学院深圳理工大学,据官方媒体报道,近日已经开始动工建设,又是一所有实力的大学落户深圳,将推动深圳高校教育事业发展,也期待这所大学能早日建成。对于这所大学,你是怎么看待,欢迎在下方评论区留言。


(图片来源于网络)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以前这里效益很好的,三、四年前高峰期工人就有1300多个”。又一知名外资企业关闭其深圳工厂,回忆往昔,老员工不无感慨。


    近日,日本知名电子元器件制造商村田制作所在其官网宣布,将于2020年12月关闭其位于深圳的生产子公司升龙科技。证券时报记者实地走访,探寻工厂关闭背后的原因以及善后处理情况等。


    又一知名外企关闭其深圳工厂


    上述关闭的工厂全名为升龙东光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龙科技”),位于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同乐社区高科大道8号,,为村田制作所的全资子公司——埼玉村田制作所(原东光株式会社)的生产子公司。


    工商资料显示,升龙科技成立于2005年08月10日,注册资本1,888.6716万美元,经营范围包括设计、生产经营新型电子元器件(频率控制与选择元件)、电子专用设备;从事货物及技术进出口业务(不含分销、国家专营专控商品);技术咨询与产品售后服务等。记者发现,目前上述厂房均已经空置,有部分员工住在宿舍等待公司解散后的赔付问题。


    根据厂内食堂一位负责人介绍,升龙科技此前是从龙岗布吉搬迁到这里,他们一直承包食堂来给东光的员工提供三餐。


    “以前效益很好,经常连夜加班,出货工人都是两班倒,晚上我们还得给准备吃的呢,但这两年不行了,从四楼搬到三楼,又搬到二楼一楼,听说机器也老化了,产品以前都是手工做的多,现在要用新技术了。”他说,跟着这个厂子已做了快6年。


    对于公司解散的原因,记者随机问了几名路过的员工,多数认为可能是今年效益不佳。


    部分仍留守在厂区办理业务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以前这里效益很好,三、四年前高峰期工人就有1300多个。今年企业经营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较大,企业订单大幅减少。


    对此,村田制作所中文官方网站11月24日也发布公告,对此进行了解释,表示埼玉村田制作所(原东光集团)通过线圈产品的开发和生产,主要为电信市场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但近年来智能手机市场等主要市场的需求呈现多样化,开发周期缩短,并且与海外制造商的竞争加剧,导致经营环境非常严峻。由于升龙东光科技生产品类的需求急剧减少,价格竞争激烈等情况,因此决定停产并将公司关闭。


    在公告的结尾,村田制作所强调,此次关闭生产子公司对本年度公司业绩的影响轻微。



    记者在采访时发现,厂区整体显得非常低调,甚至有些破旧,很难将其与一家全球业界知名电子大企业联系起来。



    (厂区的一个入口 李明珠 摄)


    记者询问了附近厂房租金情况,月租金大概在每平米20多元的水平。


    部分员工在等候赔偿方案


    记者在大门口看到一位30多岁、准备收拾搬东西走的女工在等货拉拉,她说突然就解散了,“虽然珠海那边也有厂,但工资太低了,基本工资只有1800元,社保什么的还要转过去很麻烦的,我就在附近的工厂找工就行了,也有个4000、5000元。之前公司已经安排车送了一部分同事过去那边,她们愿意去的就不用赔偿,我们是要等赔偿的。”


    有小两口之前一直在东光的这个厂做工,刚结婚,结果就遇到厂子宣布破产的消息,她说,“我们在这等30号的面谈,看看如何赔偿。”


    在员工的补偿上,记者发现,公司提供了两种方案:


    A方案是,对于在2020年11月20日下午17:00前与公司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员工,给予“N+2”个月的经济补偿金;


    B方案则是,对于在2020年11月20日下午17:00前没有与公司签订解除劳动合同协议书的员工,给予“N”个月的经济补偿金。


    此外,在年终奖的发放方面也有明确,即对于签订解除劳动协议的员工,公司计划于12月7日至12月10日期间正常支付2020年年终奖,最终金额参照本年度实际工作月数除以12个月进行折算。



    (胡华雄 摄)


    对于一些来不及搬走的员工,公司提供的方案显示,选择A方案的员工可以居住至2020年11月30日。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2020年9月公布的《2020年深圳市技术装备及管理智能化提升项目拟资助计划公示一览表》显示,升龙东光获得了54万元的资助,用于天线电感增产设备及产品品质分析设备引进。这才获得补助2个月左右,工厂就宣布清算,让人猝不及防。



    村田制造所为全球电子业界巨头之一


    村田制作所总部位于日本,是全球领先的电子元器件制造商,,主要从事以陶瓷为基础的电子元器件的开发、生产和销售业务。


    根据村田官网,村田自1973年在中国香港成立第一家销售公司起,至今村田中国已拥有19个销售据点、4个工厂以及4个研发设计基地,距离深圳最近的珠海工厂尚在运营。企查查资料显示,珠海东光电子有限公司主要是电子元器件及多功能高密度模块生产商,主要的产品有电感器、滤波器和胶座等,产品主要销往香港东光电子制造厂和日本东光株式会社。


    据深圳东光电子厂员工透露,深圳和珠海的产品定位略有不同,深圳的厂较老,机器设备等均到了需要更新换代的阶段,其官方声明指出,该公司的生产产品品类面临需求减少等问题。


    根据日经中文网的报道,日本村田制作所在2019年底就开发出了用于“5G”智能手机等终端的超小型电子元件。在同样容量情况下,村田制作所的产品原本就是行业最小,此次通过精心设计的制造方法,体积进一步缩小到原来产品的五分之一。预计将有助于5G手机的小型化和高性能化,2020年春季就将进入量产阶段。


    而最近,村田制作所10月30日公布上季(2020年7-9月)财报,因MLCC等产品销售增高,带动合并营收较去年同期增长5.4%至4252.07亿日元(268亿元人民币,按照目前汇率计算,下同),合并营业利润增长36.3%至801.79亿日元(50亿元人民币),合并纯利润大增37.3%至602.77亿日元(38亿元人民币)。


    村田指出因客户端旺盛的零件需求、带动用于智能手机的产品需求增加,加上远程办公、在线教学推升PC相关需求扩大,以及各国政府推出经济振兴政策提振车用需求增加,因此今年度(2020年4月-2021年3月)合并营收目标调整为1.49万亿日元(约942亿元人民币),合并营业利润目标为2500亿日元(158亿元人民币),合并纯利润目标为1890亿日元(119亿元人民币)。


    除了村田外,深圳今年也有其他一些较知名的企业搬走。


    今年10月26日,史丹利百得精密制造(深圳)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随着市场整体环境的变化和行业内竞争的加剧,集团基于战略发展需求不得不重整业务资源以提升市场竞争力。在经过慎重分析与讨论之后,公司股东和董事会遗憾地决定,自2020年10月26日起全面停止生产经营活动,并提前解散史丹利深圳。


    资料显示, 史丹利深圳是美国企业史丹利百得(Stanley Black & Decker)在华设立的全资子公司,主要生产经营电动工具、吸尘器及附件等产品。史丹利百得则是一家老牌工具制造商,其前身是史丹利公司(The Stanley Works),2010年,史丹利公司宣布与百得公司合并组建“史丹利百得公司”,目前位列2020财富500强第220名。

    阅读全文
  • 深圳市龙岗区南澳街道传统上是疍家渔民生活的地方,仍流传着疍民舞草龙祭拜妈祖过年的习俗。南澳渔民因长年生活在船上,以捕鱼为生,与大海为伴,为求四季平安,每逢初一、十五便在船上架起香火祭拜妈祖。当地传说,妈祖曾托梦给南澳一位老人,正月初二晚上以舞龙的方式来压制龙飓风,可保风调雨顺,当地疍家渔民上山割野草扎成草龙舞动,后逐渐演变为当地疍民过年习俗中一项十分重要的民俗活动。


    背景介绍


    舞草龙的过程分为扎龙、舞龙和送龙三个步骤,每年大年初二,当地渔民选用又长又硬的剑草和较为柔软的净草扎制龙身。扎龙过程中,人们用绳子将这两种草扎成每节约1米长的龙身,之间以红绳连接;龙头以大箩 筐做底衬、多柱香捆扎为眼、额前挂五寸圆镜,并配以其他饰物,使龙眼、龙须、龙角、龙鳞活灵活现;最后,在龙头、龙身插上香火,草龙便扎制成形。


    活动过程


    当天晚上,舞龙就在天后庙前进行,先将草龙身上的香火点燃,并由村中长者为草龙点睛。草龙拜过天后,方能起舞。舞草龙较少复杂的造型和动作,舞步也以简单的八字马步为主,进三步,停一步,由擎龙头人引导,一条红色长龙伴着锣鼓声且舞且进,浩浩荡荡,甚为壮观。草龙所经之处,各家都在门口点燃红烛,奉上生果、水酒,燃起爆竹和纸宝,草龙要等爆竹放完后方可通过此家门口。草龙舞至月亮湾码头,即在此处举行“化龙”(即送龙)仪式,将草龙龙头在上、龙尾在下堆在一起点燃,点燃爆竹、敲起锣鼓以送龙归大海,待草龙化为灰烬,整个仪式即算完成。当地疍民过年舞草龙的习俗,其最大特色是上山割草、扎龙、舞龙、化龙等所有程序只在年初二这一天内完成,其余任何时间都不会割草和舞龙。


    历史价值


    舞草龙习俗是当地疍民过年时最为热闹的一项活动,是人们在长期海上生活、劳作中形成的以娱神、娱人为内容,以舞草龙拜祭为载体的民间风俗,其对研究南澳疍民的生产生活、历史文化和民俗风情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近年来,随着农村产业结构调整和农业生产水平不断提高,南澳地区疍民的生活方式有了重大改变,传统价值观念和节日民俗活动也在发生急剧变化,舞草龙习俗已失去了其赖以生存的社会环境,因此,如不加以抢救和保护,将面临消亡的危险。

    阅读全文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