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站点
> 让非遗在年轻人心中播下种子
详细内容

让非遗在年轻人心中播下种子

时间:2020-09-13     人气:206     来源:深圳商报     作者:
概述:民俗学者廖虹雷参与过深圳多项非遗项目申报工作。他表示,非遗的传承问题要看不同情况,有些项目会比较容易传承下来,比如说濑粉仔、云片糕之类的小吃,比较贴近生活......

  一年一度的“文化遗产日”到来,非遗传承再次成为热门话题。记者采访一众非遗专家、保护工作者,破题“非遗传承”,为保护和发展“支招”。


  分类别进行规划和创新


  民俗学者廖虹雷参与过深圳多项非遗项目申报工作。他表示,非遗的传承问题要看不同情况,有些项目会比较容易传承下来,比如说濑粉仔、云片糕之类的小吃,比较贴近生活、符合人们日常需要;还有一些艺术性和鉴赏价值高的项目也容易传承。


  传承遇到困境的是哪些项目呢?廖虹雷表示,一类是由于生活变化已经不属于日常需要的,像“客家凉帽”这类。此外,就是一些比较难掌握技术、且需花费大量的时间、精力,而不能以此谋生的,比如麒麟舞等。“随着这些年各界对于本土文化的重视,各种交流越来越多,这对保护和发展麒麟舞是有益的。尤其有的学校还开设了‘非遗’课程,这也是行之有效的方法。”廖虹雷说。


  深圳高职院经济学院书记郑永森表示,高职院经济学院成立的非遗创新研究中心,通过加大研究和活化利用力度来促进深圳的非遗保护。比较典型的案例是鱼灯舞,高职院与沙头角鱼灯舞非遗项目合作,培养鱼灯舞表演、制作和研究人员等,效果不错。


  加倍重视,影响更多年轻人


  广东省非遗促进会副会长、深圳市非遗保护协会主席王程太认为:深圳非遗麒麟舞难以传承有以下几个原因:其一,麒麟舞基本上都是本土文化,以客家为主,队员以村民为主;其二,村民生活富足,大多数人为生活打拼的欲望较小,不太能吃苦;其三,麒麟舞是一个体力活,需要长久的练习,如果没有好的体能加上日复一日地练习,很难学成。


  如何让这一古老技艺后继有人。王程太表示,首先,要打破“传内不传外”“传男不传女”的传统。尤其深圳是一座移民城市,应广泛吸收外来人员参加、了解、喜爱并加入到麒麟舞的保护、传习中来;其次,各级政府、社区、村委一定要“加倍重视”,“一般重视还不行,要了解非遗传承的重要性,大力宣传非遗文化与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而不是让这一古老技艺后继乏人,濒临失传。”


  王程太建议,各级政府应尽可能做好资金和场所的提供。除了市、区、街道给予场地、资金支持,用于麒麟舞的正常练习和展示,还要在不影响当地居民生活的同时,安排适当而有规律的时间练习、表演;其次,要鼓励队员积极参加国内外的麒麟舞活动的评选、交流,可以增强传承者的责任感、自信心和集体荣誉感,提升每一位队员为非遗文化做贡献的成就感,从而感染身边的人。


  培养传承人群


  王程太也表示,传承一定要进校园,去影响青少年,尤其是小学四、五、六年级的学生,接受能力强,学业压力较小,他们是非遗传承的新鲜力量,不论男生女生,都应该让他们接触、了解、参与其中,“‘非遗进校园’是一项需要长期开展的工程。此外,除了要长期开展、深入开展外,相关部门及各学校要共同来编纂有关非遗知识读本,作为学生课外读本,让他们从这些读本中能够很好地学习和了解非遗发展现状。只有让非遗在年轻人心中播下种子、扎下根,才能使非遗工作不至于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声明:凡转载文章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谢谢!)
  •  为深入挖掘南粤古驿道文化内涵,提升南粤古驿道利用效能和体验品质,助力乡村振兴,广东省文化和旅游厅等部门联合举办中国南粤古驿道第四届文化创意大赛。5月27日,记者从省文化和旅游厅了解到,大赛将搜集以阳江地区为代表的、从明代开始军民融合共同抵御倭寇海盗的海防文化,立足从实行全面海禁到开辟海上丝路、从闭关锁国到开埠通商的历史进程,串联双鱼城海防古道、东澳岛海关古道等重要历史遗存,辐射深圳、湛江、茂名、江门、珠海、惠州、汕尾、揭阳、汕头地区的海岸线风光和重要历史遗存,聚焦海防文化风光游,征集文化创意方案,开发海防文化、海洋文化、海丝文化等相关文创产品。


      今年南粤古驿道文化创意大赛活化站点选取将从古驿道本体出发,围绕不同主题,配合不同文旅活动,开展文化创意方案征集、产品孵化、市场推广等活动。活化站点文化主题将分几大板块:一是粤东红色之旅,感悟左联青年进步情怀;二是粤西海防文化之旅,领略家国要塞无限风光;三是粤北研学之旅,重温烽火岁月办学历史。


      大赛征集创意方案截止时间为2020年6月30日。大赛工作委员会围绕各站点文化主题,依据作品呈现的实用价值、文化传承、理念创新、艺术表现等要素择优评选后,借助市场资本力量,转化为文创产品落地生产并投入流通销售,打造南粤古驿道文创品牌,培育一批本土文创人才,让散落在南粤大地上的文化遗产活起来、传下去,激发乡村文创市场潜能,助力乡村旅游和经济发展,推动乡村振兴。

    阅读全文
  •   1998年,知名学者郑培凯到香港城市大学创立中国文化中心,并任中心主任,推展多元互动的中国文化教学。20多年来,郑培凯孜孜不倦研究中国审美传统,涉及昆曲、茶道、饮食等,推动中国文化走向世界。目前担任香港非物质文化遗产咨询委员会主席、浙江大学客座教授的郑培凯近日在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时表示,共建人文湾区,对于传扬中国文化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深圳商报:非遗是人文湾区建设重要的文化资源,您认为可以如何利用这些文化资源,促进粤港澳三地的文化交流与合作?


      郑培凯:从长远发展看,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要以人文作为基础,有了人文基础才能让经济、社会其他方面发展得好。大湾区各地的联系实际上是很密切的,是以岭南文化作为基本。香港的非遗就是岭南文化的延伸,血肉相连,所以非遗是人文湾区长远发展计划中一个要注意的着力点。现在要让“9+2”城市融入大湾区,那么就要特别在文化认同方面做更多工作,这是人文湾区建设必须重视的问题。也就是说,大湾区的文化规划要长远考虑,要细水长流,不能期待马上就有效果,这就要求我们怎么把文化的问题当做日常要讨论的东西,并在不同的城市文化中寻找与构建大湾区文化的认同感和资源的整合度。


      深圳商报:诸如粤剧是联结粤港澳三地的文化纽带,现在粤剧已从演出交流、参与排演转到共同创作,但从市场消费来看仍比较有限,您觉得可以怎样深度挖掘这些资源,推动它们走向大湾区的文化消费市场?


      郑培凯:虽然粤剧演出在广东和港澳地区很频繁,但是在不少人看来,中国传统戏曲演出是属于老派人的消遣,这是从上世纪20年代新文化运动以来的态度,这种态度在某种意义上来讲是要求新求变。现在我们经常说,要重视非遗等传统文化在青少年儿童当中的传承,可是专家、作曲家、剧作家他们难道不应该参与么?我们不能让非遗传承只是停留在少数传承人那里,而是要推广到青少年儿童那里。其实,大湾区在中西文化交汇与交流上是比较开放的,如何掌握这个历史基础与时代机遇,就要看怎么作出努力。


      深圳商报:大湾区文化的前景与市场非常广阔,对于中国文化除了强调传承,还要注重相关的基础教育,才能真正开拓和拥抱这个未来,那么应该从哪些方面开展基础教育?


      郑培凯:大湾区里面的每个城市是有差异性的,文化教育也有参差,但是我们应该注意到,人们的文化情怀跟幼年的成长环境有关,在小时候播下种子就会发生兴趣,所以一定要重视文化教育。比如,要让小孩在幼儿园或小学阶段就有接触中国戏曲的机会,并不是要求他们一定要学,但是一定要提供环境让他们接触到,也许他们长大以后有一天会觉得这很好。


      此外,我们要多借助民间文化结构的力量,比如读书会,举办相关的讲座、工作坊或其他互动交流活动,提高大家对传统文化的认识和积极性。

    阅读全文
  • 分享